首页 新闻 财经 科技 房产 时尚 娱乐 生活

英国《金融时报》10月10日文章,原题:五角大楼前首席软件官称,人工智能(AI)之战,美国已输给中国  美国五角大楼的第一位首席软件官说,他辞职是为抗议美国军队技术转型步伐缓慢,还因为他不能忍受眼看着中国超越美国。

  在离开美国国防部后的首次采访中,尼古拉斯·柴兰表示,美国未能(很好)应对中国的网络和其他威胁,这让他孩子的未来面临风险,“我们在15到20年内没有与中国竞争的机会了。现在这已成定局。在我看来,一切都结束了。是否得(为此)有一场战争,已无关紧要”。他说,“有充分理由感到愤怒”。

资料图资料图

  柴兰曾在五角大楼任职三年,参与旨在增强网络安全的工作,并担任美国空军第一任首席软件官。他说,由于在人工智能、机器学习和网络能力方面的进步,北京正走向全球主导地位。他认为这些新兴技术对美国的未来,远比F-35等高预算的第五代战机等硬件更关键。

  他还说,美国一些政府部门的网络防御还处在“幼儿园水平”。柴兰表示,他计划在未来几周内,就中国对美国优势地位的网络威胁向美国国会作证。

  他承认美国的军费仍然是中国的三倍,但他说多出来的钱并没有发挥(应有)作用,因为美国的采购成本太高,而且钱花错了地方。官僚主义和过度监管,又阻碍了五角大楼急需的改革。

  柴兰发表这番评论之前,一个由美国国会授权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今年早些时候警告称,中国可能在未来10年内超过美国,成为全球的人工智能超级大国。美国国防部高级官员承认,他们“必须做得更好”,以吸引、培训并留住年轻的网络人才。

  不过,他们认为美军方对采用人工智能,已采取了负责任的做法。美海军陆战队中将、国防部联合人工智能中心主任迈克尔·格伦上周在一次会议上说,他希望以渐进方式将人工智能应用于整个军队,但这需要军队内部的文化转变。

  柴兰9月在一封言辞激烈的信中宣布辞职,称缺乏经验的美国军方官员多次被派去负责网络计划,还批评五角大楼的“落伍者”以及资金不足的情况。曾担任驻北京武官的退役空军准将罗伯特·斯波丁说,柴兰的抱怨是“理所应当的”,他本人在工作中曾驾驶B-2隐形轰炸机,被“老掉牙”的系统弄得懊丧不已,因此也提前辞职,自创了加密国防技术解决方案。(作者卡特里纳·曼森)

  英国路透社 10 月 11 日报道  根据西方的情报评估,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,可能会在10年左右的时间内主导许多关键的新兴技术,特别是人工智能、合成生物学和遗传学。

  尼古拉斯·柴兰认为,未能(对中国进步)做出回应,将美国置于危险中。他将此归咎于(美企)缓慢的创新、谷歌等美国公司不愿与国家在人工智能方面合作,以及(美国)围绕该技术的广泛伦理辩论。他称中国公司有义务与政府合作,并对人工智能进行“大规模投资”。